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:www.894860.com

妻子放浪的情欲

昨天厨房的藏在墙内的水喉漏水了,约好了水喉匠今天来修理,刚好是星期天,我和妻子便留在家等待水喉匠来修理。等了数个小时后姗姗来迟的水喉匠终于到了,我向他指示了问题的所在便回到客厅看电视,而妻子一直在睡房收拾一些旧衣服来捐赠给有需要的人。
  在此时我心中的色情心魔又作祟了,决定要玩弄我那可爱的娇妻,我静静走到睡房内,从后紧抱着专心工作的妻子,她立即被吓一跳,还未回过神来已被我强吻她的樱唇,两手已伸入她的衣服内,隔着胸罩来抚摸她的乳房。
  妻子平常受到我的挑逗是不会反抗的,但今天有外人在家,她忙推开我,并说:“Honey,不要呀,那位水喉匠还在。”
  色魔上身的我当然没有理会她,她的反抗反而激起我的深层虐待欲,没有得到她的同意,我已快速地用左手解开了胸罩,另外右手已掀起她的裙子,手指伸进丁字裤内直接爱抚她的阴蒂。
  受到挑逗的妻子忙用双手来阻挡,口中一直细声地说“不要”,可是她哪会是我的对手,但为了不再受到妻子双手的阻碍,我用那些旧衣服把妻子的双手从后绑起来,之后便把妻子推倒在床上。
  受惊的妻子不敢大声叫喊,怕惊动了在厨房的水喉匠(小弟的家只有一千平方尺,厨房是在家的西面,而睡房是在家的东面,厨房门口的位置可看到我们身处的睡房一部份的床),看穿了妻子心态的我当然不会客气,把她可爱的丁字裤脱下来,并把她的上衣拉高,一边吸吮着她的乳头,一边刺激着她的阴蒂,鼻子传来妻子下体腥骚的味道。
  可能是受到太大的惊吓,妻子今天的淫穴丁点湿润感觉都没有,为了满足自己的性欲,我拉下了裤链,把已变硬的阳具涂上KY润滑剂,二话不说就把妻子的双腿大大地分开,然后用正常体位插入妻子干涸的阴道内,可能是太突然还是太充实了,妻子在被插的一刻忍不住发出了迷人的娇喘:“呀~~”
  我也怕妻子被水喉匠看到,所以忙向厨房的方向看看,但厨房那边还在传出工作的声音,所以我便放心继续奸淫的游戏,在妻子的耳边叫她不要发声后,便急不及待地继续猛烈抽插了。
  妻子很想用双手盖着自己私隐的三点部位,可是被绑起来的双手根本都做不到,如果现在水喉匠走近厨房的门口,便会看到妻子正袒胸露乳,被人抓着雪白的屁股狂插猛干,所以妻子便目不转睛地留意着厨房的方向,并向我细声地说:“不要,会给人看到的。”
  看到妻子情急的样子,我当然不会放过她,反而弯下了上半身在她耳边说:“那么你便乖乖不要反抗,如果惊动了水喉匠,他一步出厨房便会看光你的裸体了。还是你想给人看?可以叫他来床边看着你的淫穴被我的大肉棒撑大,一出一入的抽插,还看着我把浓浓的精液射进你的阴道后,之后精液一直从你的阴道流出来。”
  受到我的话语影响,她的面色渐渐变得一片潮红起来,随后她丰满的胸部也开始随着我的抽插一上一下地剧烈起伏,肉穴也变得湿透了,阴道一夹一夹地按摩着我的肉棒,看来我可爱的淫妻动情了。
  看到发浪的淫妻,我忍不住狠狠地抽插她的水帘洞。怕她发出太大的声音,我便吻上她的唇,嘴巴被封着的她便放心地呜咽起来:“唔……嗯嗯……”
  第一次有外人在家时干她,果然刺激感特别强烈,我解开了老婆的两手,抱起老婆一边步出睡房,一边抽插我的爱妻,妻子看到此情况紧张不已,我在她耳边安慰道:“不要怕,我们只到客厅,如果修理的声音停下来,我们立即跑回房间,但你千万不要发出声音呀!”服从性高的妻子也只好点头。
  知道妻子愿意继续玩下去,我便把她放下来,换了后背体位,狠狠地从背后奸淫着爱妻。她的乳房在这种体位下好像变大了很多,我手搭在她的肥臀上,用尽力气地摆动着腰,一双大奶子也因此淫荡地晃动着。可怜的妻子因为不能叫出来,她也只好忍住“吱……吱……呜呜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的呻吟着。阴道的紧缩度也随着湿度提高,妻子在此特别的环境下也快被干到高潮了。
  因为看不到妻子的样子,我只好拉着妻子坐在沙发上,又换到对坐体位了。我在冬日下感受着妻子热热的体温和美乳在我身上的推挤,耳边听着她忍耐着的叫床声,心情实在兴奋异常;而且一墙之隔就有一位外人在,只要他走数步路便看到这活色生香的性爱表演了,这种像偷情的刺激令我们夫妻二人欲罢不能。
  虽然这个体位男人颇难发力,但兴致勃勃的我不停地向上顶,把妻子顶得上气不接下气,尤其是我只要用力顶到子宫口时,更让她睁大眼睛,满脸通红。她可能受不了我的蛮干冲击,指甲几乎要崁入我的肩膀里,在耳边的呜咽声浪变得更大,臀部更用力在扭动,看来妻子只差一点点就会到达极度的高潮。
  为了满足妻子的需要,我用尽全力向上顶,并用言语羞辱她:“你这淫妇,要不要让水喉匠出来看看你那湿到像小溪的淫穴?要他帮你修理一下,或者看你骑在丈夫身上在耸动的肉臀?要不要叫他帮我们拍一辑无码片?而你就成了无码片的女主角了。”
  受到肉棒和淫秽的话语夹击,妻子已溃不成军,连花心也被我顶开了,高潮有如大浪般不停地涌出来。因为不能发出叫床声,极度忍耐的妻子一张脸上的五官顿时全扭曲在一起,直到她性高潮全退之后,她才满脸陶醉、轻声喘息地平静下来。而我也在妻子阴道的终极反击下败下阵来,只能闷哼一声顶进妻子阴道深处,在她小穴里射精并灌满了她的子宫。
  高潮过后的我们,理智胜过了情欲,快步地跑回睡房。在刚刚穿好衣服的同时,水喉匠从厨房走出来,说要回公司拿一些工具,他走后我才发现沙发上沾满了妻子的淫水,而地上就有从她阴道滴下来的精液,希望那位水喉匠刚刚没有发现吧!
  不过我心中的心魔又作祟了,正在盘算下一次要到野外和妻子来一次野战,大家说好不好?
【完】